南芬人大  南芬政协 南芬纪检
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 南芬区政府信息网 >> 南芬风情 >> 关加强及作品 >> 散文 >> 正文
感怀那台黑白电视机
作者:关加强    文章来源:关加强    点击数:2899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4-6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。盘点如烟的往事,最让人难以忘却的是几十年前那台黑白电视机,那不仅是家中的宝贝,也是全堡子人眼里的稀罕物。在上世纪70年代末,在我们老百姓的生活中,没有彩电、冰箱、电脑等电器,更没有手机了。那时,谁家要是有一台黑白电视机,就会成为街坊四邻茶余饭后的谈资。而当年家中的那个老物件,早已从我的眼前逝去,成为忆念里的东西。不知怎的,这些日子,忽然想起早年家里的那台无锡产红梅牌12寸黑白电视机,那可是全堡子第一台电视机,成为当时堡子里的新鲜事。一到晚上,许多人都来看电视,有时炕上坐着人,地上也站着人。这一幕永远定格在了乡愁里。

    那时,在“猫冬”的日子里,地上总放个泥火盆,全家人整天听那台红星牌“戏匣子”说话,打发那段无所事事的日子。一天,生产队里组织社员到三里外的粮库会议看电视,了解中央会议精神,我也跟着去凑热闹。那会议室里黑压压的全是人,两边的大窗户用厚厚的窗帘遮着。主席台方向,一台黑白电视机哗哗响了一会,就出现了人影。会议室很大,那台不算小的电视却显得小了,于是许多人纷纷往前挤。这往前挤的人里自然有我,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电视,而且这木头箱子似的电视是黑白的。这电视里不仅有人说话,还有人在动,感觉这比“戏匣子”好多了。知道有能看见人的电视后,我的心里就开始长草了,心想要是家里也有台电视就好了。那时农村改革开放刚起步,家里在一山坳里包了个果园子,使生活得到些改善,日子已略有节余。父亲已大去了,经母亲同意,就决定攒钱买台电视机,让日子也带些笑容。那时,黑白电视机也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,许多东西仍要凭票买,如肉票、布票、鱼票、豆腐票、粮票等。听说要买电视了,我的心里一下子就亢奋起来,放学后就总往三里外的供销社跑,看看来没来电视。每去一次,我都要问那位年青的售货员:“同志,有电视机卖吗?”。那位同志总是和蔼的说:“别急,现在还没有货,不过快了”。回到家后,我则乐颠颠的说:“供销社的人说啦,电视机快来货了”。也不知跑多少次供销社,那应是晚秋的一天,当我再次去供销社看时,发现那货架上正好摆放着几台12寸黑白电视机,眼前顿时就一亮。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位年青的售货人员:“这电视凭票卖吗?”那位同志说:“来买吧,不要票”。我兴奋得跳起来,然后一溜烟似的往家跑。当把这个天大的喜迅告诉给中学毕业后回乡务农的哥哥时,哥哥一点没犹豫就从果园子下山了。“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。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”,就如杜甫在《闻官军收河南河北》所表达的那种喜悦心情一样。我们哥俩一路唱着进行曲,飞向供销社。当路上遇到认识的人,也不管人家问不问干什么去,我则主动向人家说:“我们去供销社买电视去,俺家这回有电视了”。也记不清花了多少钱了,买了那台无锡产的红梅牌12寸黑白电视后,我们哥俩一路抬着电视,边走边议论如何架电视天线,那天线杆子要多高,放在哪个位子好。这台电视对我们来说,可是历史性的,对整个堡子来说,也是历史性的。这台黑白电视机的到来,将使我们的生活出现革命性的改变,“戏匣子”再也不是唯一的娱乐与获得信息的渠道了,电视时代终于到来了。

其时,那用来做电视天线的铝条子早就准备好了,用来支天线的六七米高的木杆子也事先预备好了。万事俱备,只欠电视机这个东风了。当我们哥俩抬着电视机一路从堡子里走过时,就相当于现在做广告了。有人问:你们哥俩抬着那是个啥箱子?我兴奋的告诉人家:“这不是箱子,是我家刚买的电视机,这里头有人说话,还能看到人,比“戏匣子”强多了。”

   那天,回到家后天就临近黄昏时分了,我们兴奋得顾不吃饭,忙着立电视天线,屋里屋外跑着,大声说着话,就像是办喜事似的。附近住的几个年青人也闻讯赶来帮忙。那高高的天线,在众人的吵吵声中立起来了。那外壳用“电木”做的电视机,也哗哗的响了起来,开始时是一片雪花点,那时的电视只能收到一个频道,那就是中央电视台。有的人贴着玻璃窗户,看屋里电视的效果,有的人站房顶调整着天线方向,屋内的人则咔咔拧着频道旋扭,房下的人向房上的人喊着:“转转,再来一点,再转一点,好,别动”。这时屋里的电视机终于传出播音员的说话声,引起屋里屋外一片欢呼声。尽管只有一个频道,而且还有些雪花点,仍挡不住人们看电视的热情。那个晚上,家里来了许多人,南北炕上坐满了人,这可是全堡子第一台电视机。我们的生活终于迎来了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”的日子。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举办春节联欢晚会,使庄稼院人有了这样特别的“年夜饭”,这让看上电视的人家无比的自豪。

   有了电视后,那台“戏匣子”就被冷落了。一家人有事没事都要打开电视,那黑白电视先要哗哗响上一会,先拧频道旋扭,再用微调,那密密麻麻的雪花点,才会由多变少,由密变稀,声音也由不清,变得清晰起来。要是遇到大风天气,那高高的天线被吹得动了角度,而使信号变弱,就得重新旋转天线。但我一家人仍麻烦着而高兴着。记得有了这台电视机的第一个春节,堡子里许多人跑到我家看那台黑白电视机。后来,堡子里有了第二家、第三家,更多人家买了黑白电视机。使电视再也不是稀罕物了。

  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,老屋斜对面的山头上有了座电视差转台,使那黑白电视可以看到两个频道了。电视信号也强多了,使那高高的电视天线成了摆设。把电视机本身的天线抽出来,旋转一方向,频道就调整好了,雪花点也少了不少。

   再后来,更是天上人间,用上了彩色电视机。屏幕也越来越大,当然,也是越来越沉,记得最重的那台彩电有上百斤。再后来,电视用上了超薄的,挂在墙了,那电视效果清晰得如一汪水似的,连人的毫毛都能看得清,频道也增加到数十个。现电脑有了,手机也有了,可却没有了当年盼电视、买电视、看电视的那种激情。想当年,那台黑白电视机给我留下太多太浓的乡愁,让人此生难以忘怀。

 

本溪市南芬区信息中心  关加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邮编117014

201616

 

 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